饮食养生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圣散子方就是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哪家医院的白癜风专科最好 http://yyk.39.net/bj/zhuanke/89ac7.html

自从我国出现新冠病毒疫情后,很多人在各种媒体上发表中国古代文豪苏东坡的抗疫文章。苏东坡是我国北宋时期著名的文学家、政治家、哲学家、美食家,伟大的诗人、词人。多才多艺的他,对养生与医药之术也颇有研究,在历史上留下了众多的传说与故事,尤其是他与圣散子方的不解之缘更是留传千古。但大部分评论都是赞扬苏东坡的为民举措,对圣散子方的应用及教训评论很少。

一、苏东坡抗疫言行的现实意义

苏东坡抗疫的事实,

1、苏东坡第一次抗疫

北宋元丰二年(年)七月,苏东坡43岁时,上任湖州知州才三个月的苏轼因“乌台诗案”被捕入狱。在众人的营救下,苏轼得以从轻发落,被贬为黄州(今湖北黄冈)团练副使。此职相当低微,并无实权,而且还受当地官员的监视。元丰三年(年)就在这一年,一场瘟疫在黄州大爆发,气势汹汹,迅速蔓延。身处逆境的苏东坡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,惦念着水深火热中的百姓。

2、苏东坡第二次抗疫

元祐四年(年)七月,52岁的苏轼得到皇太后的恩宠得以东山再起,到达杭州任太守,在他上任不久出现了疫情。

3、对富人高价收费,对穷人免费医疗

疫情出现后,苏东坡用圣散子方试一下,居然特别有效,百姓趋之若鹜。苏东坡决定,只送药,不开方;只救穷人,少管富人。

富人们家境好,有条件隔离,一般不会沾染疫病,如果他们真想用我的药,除非他们给慈善组织捐银百两。

4、医院

苏轼从长远考虑,他深知“杭,水陆之会,疫死比他处常多”,于是苏轼将朝廷拨付的修缮费节约出来的贯钱拿出来,自己又慷慨解囊,捐出50两黄金,在杭州城中心众安桥,很快建起了一处病坊,取名“安乐坊”。安乐坊在三年时间里就医好了上千个患者。

后来朝廷充分肯定了苏轼的做法,将安乐坊收归朝廷管理,更名为“安济坊”,聘请道士主持经营,并拨付经费,还赐给该院医护人员“紫袍”,使其具备了“公务员”身份。由朝廷投资和苏东坡个人医院,为老百姓低价服务。

由上述事实可以看出苏东坡的抗疫理念是符合国家和人民的需要的,有一定现实意义。

二、北京日报《苏轼与“圣散子方”》

寒湿性的传染病,并不是才出现,中国古代就流传过,北京日报2月27日有过介绍。

《苏轼与“圣散子方”》

郑学富

北京日报/年2月17日第版

北宋元丰三年(年)正月初一,苏轼和长子苏迈离开京城,前往黄州。父子两人经过一个多月的跋涉,于二月初一到达黄州。就在这一年,一场瘟疫在黄州大暴发,气势汹汹,迅速蔓延,民众挣扎在死亡线上。身处逆境的苏轼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,不是想到自己的利益安危,而是惦念着水深火热中的百姓。他手中正好有一秘方可用,此方名曰“圣散子”。

苏轼何来此方呢

原来苏轼对中国医学颇有研究,在医药、养生和防疫方面有很多建树。他在少年时期,不仅苦读经史,而且也读了不少医学书籍,如《伤寒论》《千金方》《别药性论》等。他在进士及第入仕后,利用在京城和各地为官的便利,拜访御医、医学大家和民间郎中、僧道,收集到不少宫廷秘方和民间偏方。他运用所学医学知识,义务为百姓看病,救死扶伤。他在任凤翔府签书判官时,看到凤翔地处偏僻,缺医少药,就医院《简要济众方》誊写出来,张贴于市,供百姓采用,得到民众称赞。

有一年,苏轼专程到老家眉山拜访当地名医巢谷,寻医问药,恳求防治瘟疫的药方。巢谷有一祖传秘方“圣散子”,但是其家规规定不得传于外人。苏轼言辞恳切,再三请求。巢谷被苏轼的真诚所感动,答应将药方传给他,但是要苏轼指江水为誓永不传人。苏轼发誓后,得到了“圣散子”。《伤寒总病论》记载此方为:“肉豆蔻(十个)、木猪苓、石菖蒲、茯苓、高良姜、独活、柴胡、吴茱萸、附子(炮)、麻黄、浓朴(姜炙)、藁本、芍药、枳壳(麸炒)、白术、泽泻、藿香、吴术(蜀人谓苍术之白者为白术,盖茅术也,而谓今之白术为吴术)、防风、细辛、半夏(各半两,姜汁制)、甘草(一两)。”此方到底有什么作用?苏轼在《圣散子叙》中盛赞说:“凡阴阳二毒,男女相易,状至危急者,连饮数剂,即汗出气通,饮食稍进,神宇完复,更不用诸药连服取差,其余轻者,心额微汗,止尔无恙……若时疫流行,平旦于大釜中煮之,不问老少良贱,各服一大盏,即时气不入其门……真济世之具,家之宝也。”

分析:方以麻黄、细辛、附子、吴茱萸、高良姜温阳散寒,以苍术、厚朴、藿香、半夏、石菖蒲、草豆蔻燥湿,以茯苓、猪苓、泽泻渗湿,白术健脾化湿,防风、藁本、独活以风胜湿;柴胡、枳壳、芍药、甘草合为四逆散,调畅气机之用。以方测证,不难看出此方是为寒湿之邪而设。

本方主治传染性的寒湿性疾病,可以说是特效方,但仅限于寒湿性疾病。如果是温热性疾病用此药,这是毒药,十用八死。

三、圣散子方的盛与衰

1、宋代元丰年间,苏东坡谪居黄州,时逢当地瘟疫流行

在黄州连年大疫中,苏东坡老朋友巢谷所藏秘方圣散子方,屡建奇功,救人无数。苏东坡也是十分喜爱医学的人,为之所动,而求方于巢氏,巢氏以东坡誓而不传他人为条件,将其方相授。

之后,苏东坡在任杭州知州时,又逢疫病流行,圣散子方再建奇功,杭州民众“得此药全活者不可胜数”。苏东坡几次亲历圣散子的奇效,于是怀着一颗普济众生的伟大胸怀,不顾所立誓言,将其方传于当时的名医庞安常,并著《圣散子方》将之公诸于世,推而广之。

在《圣散子方》一书,苏东坡对圣散子方之用做了论述,论曰:“用圣散子者,一切不问,阴阳二感,或男子女人相易,状至危笃,连饮数剂,而汗出气通,饮食渐进,神宇完复,更不用诸药,连服取瘥……若时疫流行,不问老少良贱,平旦辄煮一釜,各饮一盏,则时气不入。平居无事,空腹一服,则饮食快美,百疾不生,真济世之具,卫家之宝也。”可见苏东坡对圣散子的推崇。

圣散子方当时既有多次疫情应用成果的案例,又有名人苏东坡的推荐与赞赏,圣散子方得到无数人的推崇。

2、圣散子方的衰败

这里引用张立平的一篇论文说明这个问题。

《中医运气学说与圣散子方的涅槃》

张立平(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基础理论研究所,

世界中医药年1月第8卷第1期·99·

被苏东坡百般推崇的圣散子方,在后人的应用中却屡出意外。

叶梦得在《避暑录话》中记载“宣和间此药盛行于京师,太学生信之尤笃,杀人无数,医顿废之。”

在宋人陈无择的《三因极一病证方论》以及明代医家俞弁《续医说·第三卷·圣散子方》中,都提到了宋末辛未年时,永嘉瘟疫流行,服圣散子被害者“不可胜数”“不可胜纪”的悲惨局面。

此外,俞弁还清楚的记载了圣散子方在明代的一次应用:“弘治癸丑年,吴中疫疠大作,吴邑令孙磐,令医人修合圣散子遍施街衢,并以其方刊行,病者服之,十无一生”。

昔日“活人无数”的济世良方,摇身一变成了“杀人无数”的侩子手。其原因为何?有人将矛头指向了苏东坡。苏东坡对圣散子方的传承、推广,应该是值得肯定的一件事情。但美中不足的是,其对圣散子方推崇过度,虽有治验而不甚明其理,竟以“一切不问”的武断方式来传播其方,误导了人们对于圣散子方的认识。然而,这并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。

究医药之毒,实因于医,而非因于方药本身。正如伊广谦先生所说:“平心而论,这不是圣散子之误,乃应用圣散子不当之误”。

然而,“圣散子方”在这个时候还是被人们遗弃了。

四、应用圣散子方的教训

圣散子方从“活人无数”,被人吹捧,到“杀人无数”,被人遗弃,给了我们深刻的教训。

1、推荐一个人或一件事不能过分

苏东坡将其方传于当时的名医庞安常,并著《圣散子方》将之公诸于世,推而广之。

在《圣散子方》一书,苏东坡对圣散子方之用做了论述,论曰:“用圣散子者,一切不问,阴阳二感,或男子女人相易,状至危笃,连饮数剂,而汗出气通,饮食渐进,神宇完复,更不用诸药,连服取瘥……若时疫流行,不问老少良贱,平旦辄煮一釜,各饮一盏,则时气不入。平居无事,空腹一服,则饮食快美,百疾不生,真济世之具,卫家之宝也。”可见苏东坡对圣散子的推崇。可谓粗浅。

苏东坡仅仅根据自己看到的现象,不懂医理,说出“用圣散子者,一切不问”,“不问老少良贱”,“百疾不生”等等言语只能代表局部,不能代表全部。因此必然会出现后来圣散子方失败的现象。

2、不能迷信名人

后来的疫情用圣散子方为什么无效?其实何止是无效,而是毒药,患者服药后大部分很快死亡,这是为什么?

因为圣散子方是大名人苏东坡推荐的,苏东坡还为此方做了批注,百般赞扬,让人十分信任。不懂医理盲目相信名人的推荐,是错误的。出了问题又把责任推给推荐者也是错误的。

3、世界上任何药物都不可能有万能的

世界上任何药物都不可能有万能的,万能的药物是不存在的。疫情的种类千千万万,至少要知道是寒是热,任何离开这个最基本因素的治疗都是盲目的,甚至是有害的。误诊误治是害人的。

五、我为什么要再谈“圣散子方”?

1、传染病有寒疫和温疫

在很多人眼里,提起呼吸道传染病,基本都说“那是温病,”立刻出现“温邪上受,首先犯肺,逆传心包”等一大套理论。真的这么简单吗?

其实温病是外感热病的总称,温病里也存在一些不传染的热病。伤寒论也包括有传染性的寒疫。

呼吸道的温疫由于属于热病,是由热性病毒引起的,传染性高,而且出现率高。考察我国传染病历史,大约平均2年左右出现一次疫情。

呼吸道的寒疫由于属于伤寒,是由寒性或寒湿性病毒引起的,传染性低,而且出现率也低,考察我国传染病历史,大约5年到10年左右出现一次疫情,极个别的可能是30年左右才出现一次。

对传染病的治疗第一步必须分清是寒疫还是温疫,这是第一位的,必须的,否则就是盲目的,可能要犯大错误的。当然,还要结合患者临床表现个体化治疗

2、必须让圣散子方在新世纪发扬光大

当前全世界正在流行的新冠病毒,已有很多证据证明它就是少见的“寒疫”,虽然与年前苏东坡时期流行的疫情略有不同,但其本质都属于寒疫的范畴,因此圣散子方应该是治疗新冠肺炎最好的基础方,就是中国祖传的治疗新冠肺炎的基础方,千万不能置之不理。

北京慕盛学

慕盛学的文章

原创作者是慕盛学,是位正直的科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